父亲在附近按摩椅上坐一会儿,说去看看帽子就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6-02 14:36

如若问我,你老爸爱打瞌睡到什么程度,那毫不夸张地告诉你:走着道儿都能睡着!

也许你会说,上年纪了,爱睡觉也正常。那我再告诉你,才不是那么回事!他是从年轻就爱睡觉,因为爱睡觉还闹了不少笑话。有一次,父亲办完事,骑着车子从解放村回家,骑着骑着就睡着了(据说那天喝酒了),结果摔到壕沟里,磕掉了半颗门牙。之后很多年,因缺失的半颗门牙,父亲的村长形象大打折扣,就像一个永久的耻辱柱,简直欲盖弥彰。只要冲着人一呲牙,就露出来了;吃东西一嚼,也露了馅;更有好事者,总带着强烈的好奇心,问起牙齿断掉的始末。父亲多数时候躲避不掉,只好旧事重提。所以骑着车子睡着,摔到壕沟磕断门牙,成了经典选段,就像《沙家浜》《穆桂英》一样,被一遍又一遍提起,一遍又一遍传播,最后闹得小山村老少皆知,家喻户晓。人家若问,谁是老弭头啊?“ 就是磕掉半颗门牙的那个!”好么,好事者竟如是回答。

这还不算什么,最有意思是吃东西。用筷子夹,咬馒头、吃面条都不明显,最主要是啃东西的时候,会“漏洞”百出。比如吃西瓜、啃香瓜,他啃完的瓜皮都是一条沟,一条沟的,像用三齿挠过一样整齐。若是冬天到外面去,还兜不住风,老漏气。人家冷了说冻得耳朵疼,老爸冷了说冻得牙疼,令人啼笑皆非。

如今父亲已年过七十,牙齿也所剩无几,终于不再有露出半截牙齿的尴尬。我想,如果举办一个睡觉比赛的综艺节目,估计老父亲仍旧能够勇夺桂冠;如果全家人给最爱睡觉的人投票,相信老爸定能全票当选。这可不是随便说说,或诬陷,有例为证。在我们的印象里,没有哪一部电视剧、电影,父亲能够从头到尾看完,不论剧情多么精彩,镜头多么震撼,他都会在十分钟之内酣然入梦,甚至还鼾声如雷。他能够很好地与电视“对视”,各行其事,互不干扰。如果谁显勤,把电视关掉了,不一会儿,父亲就会醒来,然后还睡眼惺忪地质问大家,“我看得好好的,怎么给关掉了? ”母亲瞥他一眼,鼻子里哼一声说,“你这哪是看电视,明明是催眠曲!”父亲不以为然,咳嗽两声,有时还喝口水,吃点水果,然后继续与电视“对视”。

实际上,父亲是个特别勤快的人,干起活来从不含糊。他最鲜明的特点是早睡早起,不论冬夏,四五点钟就起床。直到现在也闲不住,每天自己找活干,所以一到晚上,他便早早犯起困来。若是闲着没事干,他在外面溜达同样也会犯困。这天,父亲突然有兴致要到商场里去,我就陪他步行去了荣盛广场。我们似乎只是为了转转,就一层楼一层楼溜达,走到三楼时,我看临街有个玻璃橱窗,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帽子,非常漂亮。便让父亲在附近按摩椅上坐一会儿,说去看看帽子就来。等我把玻璃窗里的帽子、手包、围巾细细打量了一番,再回来找父亲,他竟在椅子里睡着了。等再转到四楼时,我兴高采烈地试一件白色针织衫,父亲又歪在沙发上迷糊了。等我把他叫起来,他矢口否认,竟然说,这里衣服太多了,我眼睛都看花了。据我的理解,他基本没看,而是直接闭上了眼睛。

父亲爱瞌睡,几乎成为共识,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。他这神奇的“坐功”,在牌桌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。那时父亲还年轻些,和村里的老头们一起打扑克,四个人一组,一打打一宿。据“内部人士”透露,父亲是边打牌边睡觉,而且两不耽误。洗牌的时候他睡一觉;等牌的时候他睡一觉;甚至在别人思索牌局的时候他又睡一觉。这个当口,父亲眼睛睁不开了,头歪向一边,手摊开,牌不由自主地从他手里滑下来……嗨,嗨---老弭头儿,该你了!父亲会一下子惊醒过来,然后说,打哪儿了,打哪儿了?匆忙扔牌,十有八九出错牌,所以,父亲打牌十回有九回会输。因此在小山村还流传着一段顺口溜:马大吃,郭二喝,弭尚荣打扑克不拉桌!

这就是我爱打瞌睡的老爸,看来,给他起个“瞌睡虫”的诨号,一点也不为过!


客服电话
15212770170